当前位置:首页 » 飘荡荡

好久不读书 In 岁月无声  @2011-04-10

今天买了5本书:《挪威的森林》、《1984》、《唐吉诃德》、《中国人史纲(上、下)》。前两本已经读过,《挪威的森林》读的盗版,错误比较多,《1984》借朋友的,今天补回来收之。

翻翻豆瓣,从去年九月到现在一本书都没看过,自留地也好几个月没施肥浇水了,颓废了,有木有!!!

折腾了这几年,够了。以前未竟的事业拎出来瞅瞅,尘归尘路归路,扫扫尘土就上路。那把100块的吉他买回来已经有5年了,梦里的自行车也想了3年了。从此开始,学吉他练跑步,买个单车压马路,明年川藏疯一回,回来继续找媳妇。

岁月匆匆,年华不再,回忆起来都是杯具。我们,不能回忆,因为已经回不去了。

(更多…)

标签» ,   评论» 4枚

11度青春系列电影—《老男孩》 In 岁月无声  @2010-11-02

梦想这东西和经典一样,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,反而更显珍贵。

(更多…)

标签» ,   评论» 抢沙发

冰冻二十天 In 岁月无声  @2010-03-12

到哈尔滨时已快晚上八点了,第一次置身于零下10多度的常温之下,被冰棍的滋味真不好受。在哈市做了三小时冰棍又上了北去的火车,哐当哐当一晚上,饭都没吃上一口就奔到厂里,七拐八拐的来到教室,人还真不少。板凳托住屁股,培训正式开始。

佳木斯,中国最东边的城市,也是太阳最早落下的城市,来这第一天就体会到了,四点半刚过太阳连个毛都看不见,家家户户亮光四射,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四点的落日。来之前就做了充分的准备,不过走在路灯下的街道上还是感到寒气侵人,感觉那风直往你骨头里钻,虽然我已经把平时很少穿的重装备都武装到身上:帽子、围脖、手套、棉鞋、羽绒服,还特异买了双棉袜,但回到住所脸蛋和鼻子还是止不住的一阵阵麻。

来佳木斯第十天的时候我开始强烈的思念老家的饭菜,我们五个人把旅馆周围开业的饭店吃了个边,没有一家能让我们顺口顺心的一筷子吃到底,家乡的刀削面、郑州的烩面真叫我馋的慌。东北产米,不做盖浇饭,黑土地长小麦,吃不到手擀面,中国八大菜系大概就有八部食腹。老外走哪都吃一个口味的开封菜,中国人出门在外都得带上家乡的特产,我每次回家都会带点面豆。

(更多…)

标签» , ,   评论» 5枚

血色不浪漫 In 岁月无声  @2009-09-02

钟跃民是人还是神?你想不想过他那样的生活?你又能不能够过他那样的生活?李逵勇不能,家庭的重担由他一个人来扛,他浪漫不起来;郑桐也不能,这是他自己说的。

都说性格决定命运,钟跃民强烈的个人主义色彩,注定了他的与众不同,太多时候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。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不来世上走一遭不知道人活着就已经是个奇迹。当你满怀希望的去开启一段新的航程,出发以后却发现航向偏离你的预定目标,航班上机长专断蛮横,那么你是要继续迷茫的飞着还是中途跳机?改变你能够改变的,接受你无法改变的,当现状令你无法改变又无法接受时,就要停下来,改变自己。跳机固然会伤及自身,因为你背上的伞包还不够大,兜不住沉甸甸的现实,但至少你做出了选择。停下来沉淀一下你的成长,停下来整一整你的心情,停下来选择又一次的开始。

有时候我们走的太快,需要停下来等一等灵魂。

喜欢钟跃民的女娃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高玥吃到了这颗果子?或许有点“命”的成分,但主要还是因为钟跃民浪漫不起来了,他需要回归集体主义。生活给我们的压力太多了,个人主义在这个儒家传承的国度里从来都不是主流,在世间潜行,我们不得不考虑过多的问题,考虑各种各样的后果,当个人主义的后果无法承担时,我们就要随大流,这也是一种宿命。

钟跃民过的究竟是怎样一种生活?我抑郁了。血色浪漫就犹如我们是糖甜到悲伤

标签» ,   评论» 6枚

钢舞鹰城 In 岁月无声  @2009-05-24

城北有山,顶平而阔,好似用宝剑把山顶削去了一般,故得名平顶山,城取山名,亦名平顶山。

拾阶而上,城市在你身后慢慢的变大,楼群慢慢的变小,攀到山顶心中默数350级,整座城市尽收眼底。平顶山的空气不很好,登顶而望一片朦胧,几座楼尖凸起在尘雾之中,城市轮廓隐隐而现。平顶山市不大,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很悠闲,傍晚饭后绿荫之下湛河两旁,两两成群的人们闲庭信步,或拉拉家常或溜溜小狗打打羽毛球,很少见行色匆匆之人。晚饭即到,在路边寻得一小摊,一张大饼两元,老板让与三分之二,取钱一元,只因最后一勺面粉,老板原打算留给自己。一碗猫耳朵一瓶啤酒,原本以为是老家那种用面在筚子上撮一下,成小卷的那种面疙瘩,上来后竟是一碗馄饨,老家那种猫耳朵好多年没吃到了。在平顶山喝不到外地的啤酒,本地产品一统江湖,高价低质,没有竞争这样的孩子永远长不大。

一路向南,不消一个时辰就来到我国唯一一个因业得名的城市-舞钢。舞钢原属舞阳,七十年代国家在此建立钢铁厂的时候,被划归为平顶山的一个辖区,再于1990年撤区设立为县级市。舞钢基本上就是一条街道,两路公交。刚入平顶山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立在路边的大牌子:舞钢山水,秀甲中原。其中以石漫滩水库景区为最,听说还有水幕电影,不过此次不是来游山玩水的,只在水库边吹了吹风。

来的时候麦苗还有点泛青,再返回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收割完的块块空地了,这只一宿之隔。看着路上匆匆而过的收割机队伍,想起小时候戴个草帽拿把镰刀收麦的情景,大人们一次一大把,我一次只能割几根,割好的麦要交叉着放成一堆方便扎捆,或用肩挑或用车拉,堆到麦场晒晒就要用拖拉机拖着石碾一圈圈的把麦粒碾出来,最后就是把麦秆堆成蘑菇形,冬天的时候这些麦秆就是牛儿们的食料。麦粒晒干以后拉回家,交完公粮再出售一些,余下的就是以后的口粮了。

还是自己的窝睡的舒服

标签» , ,   评论» 6枚